健康指数 > 新闻>正文 >

伊朗对抗新冠肺炎疫情 情况不是很乐观

2月19日,伊朗政府证实在库姆出现两例新冠病毒确诊病例。3月8日,伊朗卫生部宣布,累计确诊病例已达6566例,总死亡人数194例,治愈2134人,还有16000名疑似病例住院观察。不到二十天的时间,新冠肺炎疫情在伊朗已快速蔓延,渐成燎原之势,并逐渐向周边地区国家扩散。

 

目前,除了俄航仍有航班飞往德黑兰外,其他国家都已暂停了前往伊朗的航线。由于欧洲各国因为疫情对伊朗的限制,伊朗也宣布停止所有前往欧洲的航班。伊朗的邻国伊拉克、阿富汗、土耳其等国也关闭了边境口岸,禁止伊朗公民入境。伊朗与外界的交流更加困难,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孤岛。外界十分担忧,伊朗的疫情到底会如何发展,普通民众的生活受到了什么影响?

 

从2月19日宣布出现确诊病例之后,伊朗政府在初期的疫情防控上,或处于政治方面的考量,并没有足够的重视和宣传。伊朗卫生部官员甚至在国家电视台对民众表示,新冠肺炎比流感轻,大部分人会自愈,普通人不需要戴口罩。与此同时,伊朗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总统鲁哈尼等人都号召民众积极参加2月21日举行的议会大选。投票站大多设在各区的清真寺,人员密集,空间封闭,而前来投票的民众大多不戴口罩,只有少数工作人员,佩戴医用手套进行计票工作。

 

可是疫情发展迅速,2月23日,在德黑兰市第十三区区长确诊后,来自库姆的议员在议会上向记者愤怒地表示,库姆的疫情非常糟糕,死亡人数已经多达20人。他抱怨政府没有及时公开事实,导致疫情迅速扩散。2月24日,伊朗卫生部副部长哈里尔齐参加了政府发言人新闻发布会。他一边用纸巾不停地擦汗,一边坚定地否认了库姆议员的指控。哈里尔齐强调,疫情仍在控制之下,除了出现感冒症状的人以外,普通民众不需要戴口罩,呼吁民众不要恐慌。可让人大跌眼镜的是,次日哈里尔齐就确诊感染。在他之后,伊朗多名高官相继爆出确诊感染。其中包括主管女事务的副总统埃布特卡尔、伊朗议会国家安全与外交政策委员会祖姆鲁迪、伊朗全国紧急医疗救援中心负责人库里万德、前司法部长等人。更令人震惊的是,伊朗议会290名议员中,23名议员确诊感染。为此议会被迫暂时休会。在这些感染的官员中,伊朗资深外交官、议长顾问谢赫·伊斯拉米,两届被选举上的女议员法蒂玛·拉赫巴尔,前伊朗驻梵蒂冈大使、伊朗确定国家委员会成员都相继去世,令国内外一片哗然。

 

在首都德黑兰,越来越多民众感到担忧。在超市和药房,口罩和消毒水被抢购一空。市场上开始出现口罩高价难求、不法商贩囤积口罩高价卖出、出售假口罩的乱象。不少对伊朗政府和媒体缺乏信任的民众,在BBC波斯语频道等西方媒体的宣传下,对现状十分担忧,基本上闭门不出,只通过电话叫超市送货品。对于两周后就要来到的伊朗新年,不少民众也都取消了往年置办年货、打扫房间、宴请亲友和外出度假的计画,只是待在家里,避免感染病毒。街上和商厦都冷冷清清,令商家叫苦连天。同时,通往北部的马赞得兰省、吉兰省、东北部的呼拉桑省等多地,都设立关卡,只允许本地人和本地车辆入内。伊朗新年前夕,民众有访亲问友、外出旅游的传统,为此,伊朗最富盛名的旅游城市伊斯法罕、设拉子等多地,都宣布不接受外地游客。此前由于美国的制裁措施,伊朗经济已经出现困难,疫情更让经济雪上加霜。伊朗货币里亚尔汇率近日剧烈下跌,创下近一年新低,两天内跌幅达7%。据伊朗商会副主席预计,此次疫情,会导致伊朗每天损失1.64亿美元。

 

不过,还有很多民众,并不在意疫情的蔓延,照常聚会出游。周末去往北部里海的高速公路上,甚至出现堵车的现象。在他们看来,新冠病毒只是比流感稍微厉害一些的传染病,不用过分紧张。依然有一些伊朗年轻人聚众举行狂欢派对。有伊朗人开玩笑说,也许只有在疫情之下,伊朗才有真正世俗的生活。在疫情下,当局无心管理风纪,民众可以自得其乐。网路上盛传的伊朗医护人员跳舞挑战,鼓舞士气。在平时,女性是不可以公开跳舞的。男女举行聚会,更是大忌。发现者必会被追究。但此时在疫情之下,员警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随着疫情在全国各省蔓延,伊朗政府渐渐意识到疫情的严重性,开始采取一些限制措施。比如,宣布暂时关闭德黑兰省在内的十个省的体育馆、电影院等多处公关场所。此外包括德黑兰在内的、多省的大中小学、幼稚园暂时放假。伊朗在各个城市设立医院,专门接受新冠肺炎的病人。伊朗警方称,对任何传播有关新冠肺炎的假视频和假新闻,将会严厉处置。伊朗还宣布暂时取消了周五大礼拜宗教集会。这是伊朗五十多年来的首次。伊朗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3月3日发表讲话,号召所有国家机构投入抗击疫情。他还命令军队要协助卫生部提供所有必要的条件。哈梅内伊感谢所有医务人员,并对民众有三点建议:1. 必须要听从卫生部官员的建议。凡是阻止疫情传播的就是做好事。凡是有助于病毒扩散的都是在做坏事。2. 要向真主祈祷。3. 动员所有人员救灾。哈梅内伊安慰民众,称疫情不是小事,但也不是大事,一切难关都会渡过。在哈梅内伊的号召下,伊朗所有的伊斯兰教什叶派教法权威发布裁决,禁止任何名义的宗教集会活动。伊朗军方、特别是革命卫队也出动,在库姆等疫情较重的城市建立野战医院。军方还出动了防暴车等,在各大城市进行消毒工作。

 

伊朗的疫情也引起世界的关注。世界卫生组织向伊朗派出专家组。中国也率先派出了红十字会专家组前往伊朗,与伊朗商讨疫情防控。伊朗外长扎里夫发出推特感谢世卫组织和一些友好国家的帮助,还列出伊朗目前急需的医疗用品清单。中国政府向伊朗送出了四批医疗援助物资。在民间,中国民众主动向伊朗捐赠物资,空前踊跃。在伊朗驻中国大使馆公开捐赠帐户后,24小时之内,捐款额就高达400万人民币。不过,募捐消息传回伊朗后,伊朗外交部紧急叫停,怕这会引起伊朗国内注意,让伊朗民众以为局势告急,这与伊朗政府力图维稳的宗旨背道而驰。让伊朗政府宽慰的是,世卫组织代表日前肯定了伊朗采取的防控举措。世卫组织中东专家组组长布伦南认为伊朗采取的防疫措施是完全正确的。伊朗非常重视世卫组织专家组的这一讲话,并在伊朗国家电视台多次播出。

 

但是伊朗仍然面临压力和挑战。一方面,在美国制裁下,伊朗医疗物资短缺,另一方面,伊朗民众对疫情认识不足。由于美国的制裁,伊朗医疗设备和条件匮乏,伊朗医院缺乏N95口罩、防护服, ICU缺乏呼吸机等设施。这让医务人员感染的可能性越来越大,也导致伊朗民众对美国更加反感。不仅是伊朗国内的民众,一些在美国的伊朗裔也都要求美国政府解除制裁,帮助伊朗民众抗击疫情。美国政府此前表示会暂时取消对伊朗医疗用品方面的制裁,允许瑞士帮助伊朗进口医药产品,进行人道主义援助。但对此,伊朗外交部发言人穆萨维3月2日说,没有听到相关消息。他说伊朗也不会领美国的情。伊朗总统鲁哈尼3月3日说,美国对伊朗实施残酷制裁,不让民众买到医药食物。现在又说想帮忙。鲁哈尼说美国要是真想帮忙,就取消所有的制裁。外长扎里夫7日在推特上批评美国总统特朗普恶意加强对伊制裁,“目的是为了耗竭伊朗抗击新冠病毒的资源,而我们的人民正因此丧命。当美国的经济恐怖主义被医疗恐怖主义取代时,世界再也无法沉默。”有民众在社交网路上批评美国敌对伊朗的邪恶行为。也有民众在网上批评伊朗政府措施迟缓,还大张旗鼓举行议会选举和大型集会,也没有及时禁止民众前往宗教场合,导致疫情扩散。

 

更令人担心的是,伊朗政府的举措朝令夕改。伊朗卫生部长纳马基3月1日宣布,卫生部将派出30万支医疗队伍,在全国各地挨家挨户排查疫情。他还表示,这是世界上的首次。3月3日,纳马基又改口说,派出30万人的医疗小分队并不是说要入户调查,而是通过建立电子档案的形式,在伊朗的治疗中心、巴斯基民兵总部和中小学校,向民众了解资讯、排查疫情。3月1日,伊朗政府宣布,本周开始,所有的银行和政府机构只上半天班。仅仅6天后,政府又宣布,所有的银行和政府机构恢复正常上班。同时政府呼吁民众尽量呆在家中,不要外出。这也引起伊朗议员的批评,认为这样的政策自相矛盾,无法起到防控疫情的作用。

 

伊朗严峻的疫情,让中国决定在3月3日开始派出包机接在伊朗的中国侨民回国。3月8日,这一天是国际三八妇女节,也是伊朗的父亲节和男人节。人们互致节日祝福。这一天早上,我醒来时看到了孩子们在我身边酣然入睡,心里说不清的踏实。因为我们昨天晚上也因为疫情经历了一场离别的考验。

 

原本打算我先生郑凯带着我的两个小孩子8日凌晨乘包机回郑州隔离,我在伊朗留守岗位。关于要不要回去,我们一直很纠结。因为孩子们在路上要坐七个小时飞机,一直戴口罩,不吃不喝,飞机上的密闭空间也有较高地被感染的风险,到了郑州还要被隔离14天。和先生,作为近二十年的夫妻,我们不舍得分开;和孩子,作为一个妈妈,孩子们一走,我的心也空了一大半,根本无心写稿。孩子们自出生以来,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但是如果不离开,伊朗的疫情如此严峻,医疗条件又极度匮乏,如果感染了,恐怕没有条件可以得到救治,只能自生自灭。在得到使馆紧急通知后,我们熬夜整理行李,心里却摇摆不定。到7号晚上,摄影师开车来接,那一刻我们动摇了。我们抱在了一起。最终还是决定不走,一家人在一起,比什么都重要。经过这几天的摇摆和迷惑,担心与决断,我们一家人的心,更近了,更坦荡了,这还要感谢病毒给我们的这次考验。

 

 

 

猜您喜欢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