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灾难后的心理治疗一些原则之一

  1. 死亡的印记:存活者目睹死亡事件,特别是自己亲近家人就在自己身旁却无力营救,这样的意象往往盘据在存活者的脑海,形成一种挥之不去的印记,若持续萦绕死亡意象,会加深幸存者的心理伤害。

 

  2. 自我罪疚感:存活者面对亲人的死难,往往伴随着罪恶感。例如他们会认为:「为什么别人的楼房不会倒塌,偏偏我们的房子在一夕间化为乌有?」或者幸存者面对自己妻子的罹难痛哭:「我明明就听到她的声音,可是就是没有办法拉她出来,为什么我没办救她。」这样的自我罪恶感若未能适度处理,有可能转化为潜意识的压抑情绪,加剧自我无助感,并且对自己的幸存感到责备与不安,从而改变自我概念与人生观。

 

  3. 心理的麻木:一般来说,当面临创伤意外后,会有一段时间表现十分冷静镇定,好像可以勇敢因应灾难事件,但这往往是一种「暴风雨前的宁静」,也就是存活者是其实是还没开始对该事件进行深度反应,所以他们呈现出震惊困惑的初级反应,但外界往往面对此状态会以为幸存者冷 静因应、意志坚强。心理麻木是一种心理防卫机制,如果在短期内存活者有此反应,可以降低患者直接面对灾难事件的心理痛苦与身心冲击,但若长期以否认压抑的方式面对灾难事件,反而会造成更大的心理困扰或心理不健康状态。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并非所有存活者都会产生心理麻木现象。

 

  4. 关爱的冲突:存活者是亲身经历灾难事件的见证者,所以,他们对灾难事件的描述叙说往往是厘清灾难事件的宝贵经验。一开始对外界的探询访视,存活者会高度配合并叙说经验。但当存活者一再被要求「经验再现」,反而会产生心理疲惫,甚至对外界的访视产生不信任感。这时,存活者可能会产生「受害者意识」的认同,认为自己的经历是「外界所无法了解」,「一再叙说经验只是更加深自己幸存的惭愧」,因此对外界的关爱产生驱避的冲突。其实,存活者所面对的灾难遭遇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剧烈的事件,它们往往无所适从,甚至面对陌生人一再地叙说遭遇,也可能会伴随着怀疑、担心甚至愤怒的情绪反应。所以,以专业的方式介入存活者的社会支持,并严守专业伦理,是访视受害者的基本守则。

 

  5. 意义的追问:存活者需要在适当时机尝试解释自己的遭遇,并且能够慢慢赋予事件意义,并肯定生命的价值,重建社会网络与维持社会功能,这部分涉及存活者对生命意义的重构与新生活的开展。「活出意义来」是存活者的终极目标,而这同时攸关创伤家庭的生活质量,这是漫长却 必要的心理复健工作的一环。

 

  以上是存活者面对灾难事件的可能心理反应历程,但这并非通则,事实上,每个存活者面对灾难事件仍存在「个别差异」的反应,这是值得注意的讯息 (Gilliland & James, 1993)。

 

  健康指数网心理咨询频道http://health120.org/XinLiZiXun/综合发布。

 

 

 

猜您喜欢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