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指数 > 弃医>正文 >

普奥星 弃医从文的作家们

  欧·亨利  他的一生富于传奇性,当过药房学徒、牧牛人、会计员、土地局办事员、新闻记者、银行出纳员。银行出纳员时,因银行短缺了一笔现金,为避免审讯,离家流亡中美的洪都拉斯。后因回家探视病危的妻子被捕入狱,并在监狱医务室任药剂师。他创作第一部作品的起因是为了给女儿买圣诞礼物,但基于犯人的身份不敢使用真名,乃用一部法国药典的编者的名字作为笔名。1901年提前获释后,迁居纽约,专门从事写作。

 

  欧·亨利,是我的良师益友大大推荐的人物,他的经历,显然也是典型的出生于医家,从医后中途改文,终于因文字而不朽。

 

  中国古代就有“医文一家”的说法,看来绝非空穴来风。

 

  不论过去现在,不论东方还是西方,医生都是社会上少数受教育程度高,艺术修养深,眼界开阔,同时和社会各阶层接触密切的人,因此既不乏创作的源泉与冲动,也具备将这一切转化为优秀的能力。学医的人本身从选择这一职业的那一天开始,就具备悲天悯人的情怀,在学习的过程中,又要求学医者有一颗善于感受的心和冷静的思维判断能力,对病人细致的观察、对疾病全程变化的敏锐触觉和全局掌控。这些,都可使学医者在将胸中感受转化成文字的过程水到渠成。

 

  还有一个原因,无论在古今中外,医学都是相对门槛较高的一个职业,能成为医生的人本身就是智力和综合素质强的佼佼者,并且爱好广泛。他们当中的人在少年时以优异的成绩选择医学,到了成年和参加工作多年后,才找到最适合自己的职业、最喜欢的生存方式。有的甚至兼得医文成就。

 

  相信今后,一定还会有更多的医生,给大家更多的好文字。

 

 

 

猜您喜欢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