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埃博拉病毒非常顽固。我毫不怀疑进一步突发病例将出现。我也毫不怀疑所有突发病例都将被迅速控制。

 

  疫情仍未彻底消失还有一层含义:1万多名幸存者仍然面临健康问题和持续污名。他们需要得到关照。

 

  埃博拉给社会和经济带来极其严重的破坏性打击。从这一打击恢复过来需要一些时间。

 

  虽然工作绝没结束,但无人预期形势会回到我们15个月前看到的那样。

 

  决心是坚定的,国际团结是非凡的。在国家和国际层面采取的许多措施都产生了决定性影响。

 

  没有人会让这种病毒再次得逞失控。

 

  在埃博拉之后,卫生官员对微生物界的报警信号更加警惕。

 

  去年韩国的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疫情表明,即使在有先进卫生系统的国家,新疾病也能造成严重破坏。

 

  寨卡病毒爆炸性传播到人口几乎没有免疫力的新地区,则是令人担忧的另一原因,尤其是考虑到孕期感染与婴儿出生时头小之间可能存在联系。

 

  虽然孕期感染寨卡病毒与小头症之间的因果联系尚未建立,但间接证据有此暗示,且非常令人担忧。一些国家神经系统综合征病例增加与病毒出现在时间上重合,加重了这一关切。

 

  我感谢所有新受影响国家迅速发现该病毒,并依照《国际卫生条例(2005)》立即以透明方式向世卫组织通报情况。

 

  我已请Carissa Etienne博士在本周晚些时候向执委会介绍当前寨卡病毒形势和我们的应对。

 

  还有一个警告信号。去年,中国在动物和人体标本中检测出耐药的MCR-1基因,它很容易从一种细菌菌株传给其它菌株,包括一些有流行可能性的菌株。

 

  这增加了出现能抵抗几乎所有抗生素的细菌的可能性。此后,另外几个国家也有同样发现。

M.Health120.Org标签:2016第138届世卫组织执行委员会会议,2016第138届世卫组织执行委员会会议综合消息
M.Health120.Org/原文链接:http://health120.org/GuoJi/603.html
M.Health120.Org热门评论 我也说两句
查看更多评论(0)
M.Health120.Org推荐阅读